电商融入电竞的背后 是品牌能力的体现还是资本的追逐?

   在资本为王的时代,电竞的火热自然逃不了电商的眼睛。如今越来越多的电商瞄准新生代消费集聚的电竞市场,当电商遇上电竞,究竟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呢,看看《北京商报》是怎么说的吧。

   重金投资电竞

   早在2003年,电子竞技就被国家体育总局批准成为第99个正式体育竞赛项目,但在此后的十年里,依旧被当做“游戏”对待。在腾讯巨资投入游戏运营、万达王思聪借机推动下,电子竞技才抛开了“游戏”的身份,被包装成“电竞产业”重新出现在了公众的视野中。从今年4月京东宣布推出JD Game+战略成立中国游戏产业联盟,到年底苏宁宣布打造“PPTV+苏宁电竞联盟”,电商企业正加速对积聚“90后”、“00后”等年轻消费者的电竞行业布局。

   对于电商来说,培育品牌熟知度、主打粉丝营销无疑是上策。涉足电竞的解说、主播和选手都把开淘宝店作为副职,销售的产品为所谓的“潮牌”服装、零食和价格相对低廉的外设等,在业内看来,尽管公开的销售数据真实性存疑,却能从中看到粉丝的热度。零售是电商的强项,从此入局可获得直观的收益。

   以机械键盘为例,目前多数主播店铺所售的键盘均是大牌仿品,北京商报记者查询发现,多家号称“世界知名”的品牌在工商局注册时间不足一年,据专业人士评测,生产的产品距主流品牌仍有很大差距。真正优质的品牌却难觅购买渠道,仅能通过海外购获得。

   旧模式难玩转

   对于电商巨头而言,单单是外围产品的销售显然难以满足它们的胃口。在战略发布之时,巨头都宣称要打造“联盟”,覆盖完整的产业链。电竞行业资深分析人士认为,电商巨头的野心很大,但在缺失核心要素的情况下,仅靠“烧钱”等旧玩法难以获得预期成果。

   从模式上看,电子竞技的发展分为三个阶段。21世纪初期,电竞缓缓起步,主流游戏《星际争霸》、《魔兽争霸3》均为美国游戏公司暴雪打造。当时的模式是大赛模式,主办方举办大赛,相关企业赞助,吸引选手参加。最著名的“WCG”由三星和微软重金支持。对于国内选手来说,俱乐部发放的工资仅在1000元左右,需要参加比赛赚取奖金过活。由此推动着大赛发展。随后,暴雪希望独办比赛,与主办方出现分歧,WCG落幕宣告大赛时代的终结。随后,一款名为《DOTA》的游戏风靡游戏圈,诞生了一大批草根英雄,也为电竞蜕变打下了基础。如今,腾讯运营《英雄联盟》,暴雪独自举办联赛,电竞进入联赛制,大量资本注入和联赛体制的完善将电竞推到了新的高度。

   旧有的大赛模式在这一阶段显得格格不入,知名俱乐部和选手都将联赛夺冠视为最终目标,不缺资金的他们也无需再参加其他比赛。上述分析人士称,电商企业仍以大赛为核心,恐难圆“电竞梦”。

   电子竞技“从前慢”

   电子竞技一直都很“慢”,如今的火热并不是短期资本的催熟,而是两个时代慢慢培育出的结果。如今的电竞霸主均是从大赛时代试错至今。现阶段最受欢迎的解说、主播群体,也是从前两个时代锤炼出来的。

   大量资金的注入让行业泡沫化严重。以最火热的《英雄联盟》为例,动辄百万的“转会费”、“签约费”频出,也未能带来一座冠军奖杯,国内队伍的成绩反而逐年下滑,选手和俱乐部的负面新闻也接连曝出。

   在分析人士看来,资本带来一定推动作用,但电竞作为文体类,与足球类似,需要长期健康稳定的培育,快速催熟对电竞生态是一种伤害。对于电商企业而言,玩转电竞市场仍是一个不小的挑战。

你也可能喜欢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